www.42875.com
四川没有中超队但有最好的足球精神
发布日期:2019-08-04 11:4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日上午,四川FC更名为四川隆发足球俱乐部四川尖庄队,简称“四川尖庄”,将以该队名参与2019赛季中甲联赛剩余的所有比赛。而在8月1日,四川FC发布了“观赛指南”,球队的主赞助商位置出现了四川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两大品牌“尖庄”和“五粮醇,四川FC球队冠名一事终于尘埃落定。香港马会总公司

  四川FC的赞助商不止一位,各赞助商将提供总价值高达8500万元人民币的赞助。其中,五粮液集团将向四川FC提供5000万的赞助,其余赞助商将以球场冠名等方式给四川FC提供相应的经济支持,各项赞助费用的总和为3500万元人民币。四川FC已无资金困难之虞,为接下来艰苦的保级大战做足了准备。

  曾经随便问一个四川人:四川足球是啥子? 得到的答案肯定是全兴队的嘛,魏群、姚夏、马明宇、马麦罗、余东风、黎兵、邹侑根……黄色狂飙,成都保卫战,不绝于耳的“下课”、“踩扁”、“雄起”声。当年全兴队的主场比赛火爆场面,在整个中国足球圈拥有很高的知名度。

  “我们全兴像花儿一样开过,开在火锅和烈性酒的杀气中,开在盆地多湿多雾的柔情里……哪怕最后三分钟,我也敢进球。”领队王茂俊当年执笔的公开信这么向四川球迷写到。

  除了场上带着辛辣味儿的“野蛮生长的力量”,关于全兴队街头坊间的传奇故事也是深入人心,当时全兴队的队员比现在的流量小鲜肉还要火,少女们喊着“嫁人要嫁魏大侠,生儿当如小姚夏”。女学生也跟到同学一路,骑自行车去技院(现四川体育职业学院)看球,自行车就停放在足球场边上省球迷协会的小巷子里,密密麻麻一长溜,比现在地铁口的共享单车还要多。

  这是一支具有特殊凝聚力的球队,王茂俊回忆“那时没有洗衣机,娃娃们的衣服确实都是我带回家手洗的。”教练余东风曾说起“那些和我朝夕相处的徒弟娃儿,原来是这样坚韧!……真的是四川足球的幸运。”

  20多年的沉寂之后,浮萍一样飘零的四川足球重新回到中国职业联赛的视野之中,聚集起三路川军,并同时在2019年迎来崭新局面:命运多舛的四川FC如今迎来黎兵主教练回归以及四川知名企业的赞助,而上赛季创纪录晋级足协杯八强的中乙新军四川九牛队则迎来了新东家,这支中乙球队一下名声大振,成为了中国唯一一家和英超曼城结盟的球队;最年轻的成都兴城队在经过一系列的引援之后,目标直指2020赛季中甲。

  球迷为此而欢呼沸腾,我们往后一探便知,老全兴的灵魂都在:四川FC背后的灵魂人物是俱乐部总经理马明宇,是总教练黎兵。四川九牛的总经理是全兴名将刘斌。成都兴城的常务副总经理是姚夏,副总经理兼领队是魏群。我们往后再探,就发现余东风、邹侑根这些“老全兴人”都在足球圈,从未远离。

  全兴队,这支曾令无数四川球迷为之疯狂,以一种锐不可挡的生气震撼全国的球队,最终还是未能躲过终场的哨声。2001年12月,四川全兴俱乐部宣布转让股权,“全兴八年”落幕,随即川足迈入动荡时代,令数位“全兴男儿”,莫名被抛到命运谷底,沉浮起落,辗转反侧。

  接下来的光阴,很多人成为了牺牲品,被委任为俱乐部副总经理兼球员的魏群,随后被解职和三停。2002赛季结束后,魏群远走红塔,黎兵无奈退役,姚夏转会青岛,其他众多主力也被推上转会榜。到了2003年初,足协认定大河与实德的关系,勒令四川大河转让,冠城接手该队,成立四川冠城。2006年1月27日,转让未果的四川冠城队宣布解散,四川球迷一片哀叹。时任队长邹侑根在接到采访电话时,甚至急得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是这个结果?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这是因为悲哀的结束而载入中国足球史册的一天,迎春鞭炮欢乐炸响,曾联手创造过中国“金牌球市”辉煌历史的球员们,竟徘徊踯躅,前途茫茫。

  客观地说,当年就算全兴最火爆时,和国内强队相比,成绩并不能拔得头筹,余东风1993年任四川全兴队主教练,1994-1997年全国甲A联赛中取得最好名次为第六名,但余东风却为中国足球培养了多名顶尖球员,他们随着全兴队成长而辉煌,即使后来全兴落幕,受川足动荡时代所拖累,令他们的职业生涯一度彷徨,他们依旧初心不改,对足球的爱不减半分。

  在经历多次冲甲失败后,2018年10月27日晚,2018赛季中乙联赛半决赛,1万多名球迷见证,川足拼到加时赛,安纳普尔那球队2-0拿下盐城大丰晋级决赛的同时,球队正式成功冲甲。望穿秋水,四川球迷终于又能在中国职业足球甲级联赛赛场上,见到四川本土球队的身影。

  都江堰凤凰体育场的观众席上,响起了那首耳熟能详的歌曲:“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盼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好事成双,川足健儿驰骋绿茵场,成都兴城客场2-1逆转杭州吴越钱唐,两回合总比分5-1淘汰对手的同时,成都兴城成功挺进到中冠决赛。

  在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回归期后,四川足球迎来大丰收,川足、成足在中乙、中冠两项赛事中挺进到总决赛,两级赛事争冠宣告了四川足球的强势回归。有老球迷激动地将2019年称为了“四川足球复兴元年”,三支职业足球队,重新点燃了球迷眼中的川足复兴之光。川足振兴的中坚力量,大多数是当年掀起“黄色旋风”的“全兴男儿”,他们秉持了四川足球真正的精神和灵魂,有他们在,四川足球即使现在没有中超队,也终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作为曾经带领甲A四川全兴红极一时的主教练余东风,现在是中国足协青少年委员会副主任、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委员。他如今带着一生的故事和一身本事,用自己扎实的专业足球知识和多年积累的经验及威望,服务于校园足球,继续为培养下一代发挥余热。

  为什么余东风会从职业赛场回归来做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呢?他这样回答:“这几年我一直在做校园足球,因为我发现在我带职业队的时候缺少太多后备人才,如果说我们做好了青少年足球工作,我们职业队水平会更高,中国足球也一定会更好!”他只是换了一种更朴实无华的方式为中国足球助力。

  近年来,校园足球发展势头良好,青少年足球现在已慢慢普及,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普及向更高竞技的层次去提升,余东风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么大的一个系统,我们的普及应该是我国有史以来做得最好的了。一直在变化,一直在进步,中国的足球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拥有强大的队伍。”

  余东风如今致力于校园足球建设,在这个岗位上觉得很快乐,比起在职业队当教练,校园足球工作有一种使命感,让他感到很踏实,也很快乐。当然,他也没有完全放弃教练身份,今年又带领大学生女足征战世界大运会赛场。

  黎兵虽然不是四川人,但他已经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四川足球,从球员时代到教练时代,他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他就往哪里搬。他为了四川足球付出很多代价,为了川足的发展,宁愿苦苦执教一支中乙球队,在他的带领下,四川安纳普尔那成功冲甲。

  2019年7月,在四川省体育局、四川省足协和俱乐部的共同努力下,黎兵功勋教练组正式宣布回归,黎兵将又一次担负起球队振兴的重任,这也许是最近两个多月来身处保级漩涡的四川FC收到的最好消息。黎兵归来,谈到他对四川足球的热爱,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故乡,而且这支球队是他一手从中乙带到中甲的,不希望川足就此消失。

  当年,马明宇退役后就在成都开办足球学校,培养了大量足球人才,他将半生心血,都系于川足兴衰之上,如今担任四川FC俱乐部总经理,他和黎兵为球队所做的贡献,有目共睹。2019年5月,为了四川FC的新生,马明宇还自掏腰包3万元,解决了俱乐部拖欠的都江堰足球基地电费问题。

  2018年3月,成都兴城足球俱乐部成立,姚夏与队友们一起回归足球,任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魏群任副总经理兼领队。成立之初就定下目标:“一年冲乙,三年冲甲,五年冲超。”

  球队从最低级的中冠开始上路,成立之初,靠着姚夏和魏群在足球圈的号召力,尚是业余队的成都兴城队网罗了一批职业球员,其中不乏一些前国脚,比如队长甘锐2005年就效力于重庆力帆队,程祖浩入选过U21国足,曹添堡2009年入选过国足……

  这支业余队完全按照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要求运作,去西班牙集训、去韩国拉练。兴城的目标是打造本土化球队,既希望自己的青训体系能培养出更多的优秀球员,也希望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召回更多流失在外地的、正值当打之年的成都球员。

  在2010年退役后就一直做5人制的比赛,不仅进行赛事组织,也运营自己的球场,邹侑根直言:“我自己定义的就是足球人,一切与足球相关的,不管是赛事还是青训都会积极参与,希望能够把多年积累的足球资源用在足球事业。”

  “老全兴”的张伟哲在四川隆发起起伏伏多年之后,曾执教成都钱宝。不过更多的“老全兴”则在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培养中发挥所长,李晓峰和孙博伟、何斌、安文渝等人一同在四川省足协旗下的梯队执教,徐建业也在成都从事足球青训的工作,为足球培养优秀后备人才,奉献自己的光和热。

  时至今日,中国足球顶级联赛早已没了川军的身影,但四川足球的故事绝不会就此结束。马明宇、邹侑根、魏群、姚夏等四川足球的代表人物,曾经令人热血沸腾的“老全兴”,至今仍被许多球迷怀念和喜爱,而他们也以自己的方式,依旧战斗在推动川足复兴和崛起的赛场之上。

  因为有这些“老全兴”的精神力量,在逆境中,四川足球也能艰难生长。这些风骨老将,曾叱咤绿茵场,谱写了全兴“黄色旋风”时代的夺目光芒,如今,随着岁月流逝,青春不在,他们虽不再于场上奔如猛虎,仍将一腔心血熔铸于足球事业之上,“老全兴”拼劲十足,永不服输,有他们的精神指引,四川足球东山再起之路,何叹迢迢无期,前途茫茫?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